手机扫一扫

爷爷
发布日期:2019-05-22    作者:路宇涛    
0

慈祥的眼神,精神的板头,古铜色皮肤,棕色中山装,黑色老布鞋......,这是我对爷爷的印象。他骨子里倔强,做事雷厉风行,对待子女严要求厉中略显苛刻,而对我们八个亲孙、外孙却格外温柔细心。

爷爷的乐观让我记忆犹深。记得小时候我最爱陪爷爷去打牌,老槐树下众多老者说说笑笑,有谝闲传的,有三五桌打麻牌和扑克的,爷爷绝对是那围着石板盘坐在砖头或青石上陪三两老友悠闲的玩着麻牌的那桌。爷爷抽烟,尤其是那种老汉烟,在玩牌时候总是烟不离手,所以每次爷爷身上装烟叶的烟袋总是最大的也是最鼓的,显得格外扎眼,围坐在一旁打牌的老友也时不时的在他的烟袋里挖上几下,爷爷总会笑着说挖了待会就要放牌了哦,几个人哈哈大笑起来,伴随着着初夏槐树上知了稀疏的叫声响彻耳畔,久久让人无法忘怀。儿时的我陪爷爷打牌,并不是爱看热闹、喜欢玩耍,而是每次只要爷爷无论输赢与否,他总会很开心的从他压在小石头下的钱堆中抽出几张面额最小,但是最新的一毛或者两毛纸币给我,有时赢得多了还会给五毛甚至一块的。而我总是在拿到钱之后一溜烟就跑去叫上哥哥们去买冰棍或者老糖吃,那甜味一直从口腔甜到心里,让我至今想起来心里都有甜意。

爷爷是我们当地国区民爆退休工人,所以虽然农村条件艰苦,但他却十分爱干净,每逢单位里发澡票,他总会召集这帮孙辈们一起去洗澡。我小时挺邋遢,怕和爷爷去洗澡,并不是因为不爱干净,而是爷爷手劲很大,可能是过分疼爱我的原因吧,每次搓澡的时候给我搓的时间最长、最使劲,疼得我嗷嗷直叫,引得澡堂里的人大笑不止,爷爷也总是一边笑一边更加用力的搓。我和我的兄弟们都经历过这样欢乐童年,爷爷骑着他那辆飞鸽28直梁自行车带着三两弟弟们,表哥带着我骑着我妈那辆弯梁26三枪破车奋力的追着。到了单位澡堂门口,门卫大爷总会对爷爷会心笑着打招呼:“老路,又来了,真是多子多福啊!”虽然爷爷也只是礼貌的点头微笑,但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使劲的把我和弟弟的头搂入怀中。

爷爷有一把手动推子,是给我和兄弟们理头用的。也不曾记起是爷爷何时买的,但打我有记忆开始,这把推子就伴随了我“痛苦”的童年。爷爷自己酷爱平头,爱穿中山装和白衬衫,衬衫里面也总穿着他那洁白的背心。至于爷爷理发的手艺,我们几兄弟不敢苟同,可能因为这个推子年代久远吧,听说之前给爸爸们也用过,所以不是很锋利,每次推头时总会夹头发,尤其是第一个剪头发的。也可能是爷爷和兄弟们爱我吧,第一个总是我,所以疼的最惨的就是我,哥哥们却在一旁仰天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我却只能承受这“疼痛”的爱,让爷爷剪下去,现在想起来还不时笑起来,而眼中却夹杂着泪珠。记得有一次我为了逃避那个祖传的推子,便选择让爷爷给我剃头,结果光头的我被同学们嘲笑了好久,直至头发长起来。

这就是我的爷爷,虽然他已经离开我们6年了,但我们依旧想起他心内是温暖、欢快、甘甜的,眼中总会泛起泪花。(韩城公司 路宇涛)

2019年026期藏宝图